论灵魂

灵魂之光是一起纯美与高尚的源泉。

即使是最高尚的灵魂,也摆脱不掉肉体的需要。

除了在那些灵魂酣睡、躯体失调的人们的思维里,灵魂与躯体之间是没有斗争的。

众神之主从自身分离出一颗灵魂,且在其中创造了美。


我的心曾忧伤过七次: 

第一次是当它想通过卑贱之路获得升腾时; 

第二次是当它在瘫痪者面前跛足而行时; 

第三次是当它在难易间进行选择而选择了易时; 

第四次是当它犯了错误却因别人的错误而自慰时; 

第五次是当它软弱地忍耐且把这忍耐说成是强大时; 

第六次是当它面对生活的泥潭而卷起尾巴认输时; 

第七次是当它站在上帝面前高唱圣歌而以为唱圣歌是它的一种美德时。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爱人们所厌恶的,与人们所憎恨的人真诚交往。我的灵魂向我说明,爱神不把优点置于爱方,而将之置于被爱的一方。灵魂告诫我之前,爱情在我这里是一条纤细的线,系在两个相近的木桩之间;置于现在,则已变成一个光环,首端即末端,环绕着一切生灵,慢慢扩展,未来的一切都将落入它的环抱中间。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观看被形式、色彩和外表遮盖着的美,让我凝神注视被人们当作丑恶的东西,直至向我指出美妙之点。我的灵魂告诫我,我认为的美就是跳动的火焰;烟柱消逝,除了燃烧的东西,我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静听非舌头、非喉咙发出的声音。灵魂告诫我之前,我听厌了那种响声,传入耳际的只有嘈杂、呐喊,不禁耳倦神疲;至于现在,我却害怕安静,喜听人们哼现代之歌,高歌赞颂云天,公布幽冥秘密。

我的灵魂告诫我,叫我喝非挤出的、非倒入杯中的、非用手举起的、不沾双唇的饮料。灵魂告诫我之前,我的干渴是灰烬堆里一颗弱小的火星;那灰烬是用小溪之水或榨汁厂水槽里的水浇灭的。我的产物就是畅饮,我的孤独就是微醉。我喝不足,饮无尽。但是,在这永不熄灭的火中,蕴藏着永不消逝的欢乐。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在无名氏和险情呼唤我时回答:“我在这儿!”灵魂告诫我之前,只有听见熟人的喊声,我才站起来;只有熟路,或者自以为好走的路,我才走之。至于现在,我熟识的人变成了牲口,我骑之走向无名地;平原变成了阶梯地,我拾级攀爬,以便接近险情。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不要用我习惯说的“昨天……明天……”来衡量时间。灵魂告诫我之前,我想象着过去一去不复返,未来无法到达。至于现在,我则已经懂得:一切时间都在眼前这瞬间之中,包含着岁月期望成就和实现的一切。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不要用我的习惯用语“这儿、那儿、那里”来规划地方。灵魂告诫我之前,我到地球的某个地方时,便以为自己已远离另一个地方。至于现在,我则已经明白:我所到之地,就是所有地方;我所占空间,就是全部距离。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不要因听见颂扬而高兴,也不要因听到责备而忧伤。灵魂告诫我之前,我总是怀疑我工作的价值及品味,致使时光派人前来褒奖或贬低之。至于现在,我则已经明白:数目春来开花,夏季结实,从不求赞颂;秋来落叶,冬令枝条光秃,却不惧贬词。

我的灵魂告诫我,教我明白:我手里提的灯并不属于我;我唱的歌,并非成语我的脏腑。我即使借光明引路,我也不是光明;我,即使我成了上了弦的四弦琴。

我的灵魂告诫我,我的兄弟,教我明白了许多道理。我的兄弟,你的灵魂告诫我,你也懂了许多。你与我,彼此彼此,相近相似。我俩之间的差别,不过是我谈的都是自己的事,话里有股忍劲儿;而你,则深藏不露,守口如瓶,包含着一种形式的美德。


 
评论

© 北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