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性

当你向往着无名恩赐,又不知何故而悲伤时,你便与生长着的万物一道成长,高升直向你的“大我”

你不过是你的“大我”的一个碎片,一张求面包的嘴,一只盲目的、为干渴之口举起杯子的手。

我们渴望而未得到的东西,总比我们已经得到的东西宝贵。

你不能超越自己对人的了解去判断任何人,而你对人的了解又是那样肤浅。

你的另一个自我常为你而惆怅。但是,你的自我在惆怅中成长。那么,也就没有任何妨害了。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已经取得的成就,而在于他希望获得的成就。

在人的心灵之外,在没有深渊。心灵就是呼唤自我的深渊;除此,别无声音在说话,也没有别的耳朵在倾听。

只有弱者才思报仇雪恨。心灵上的强者总是以宽待宽,而受损者宽恕他人恰是莫大的荣光。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海水涨潮时,我用鞋尖在沙滩上写了一行字;人们至今仍驻足读之,唯恐日后被什么抹去。”

另一个人说:“我也在沙滩上写了一行字,但那是在退潮之时,海浪一来便将之抹去了,请告诉我,你写的是什么?”

前者回答道:“我写的是:‘我是存在者’。你写的呢?“

”我写的是:‘我是沧海一滴水’。“


当前“存在的可能性”则是:要成为聪明人,但同时有别于疯子;要成为强者,但不能欺凌弱者;要和儿童一起嬉戏,不是作为父亲,而要作为朋友,向他们学习做游戏。


 
评论

© 北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