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生命

难道人就是这样,像大海的泡沫,时而浮在水面,时而浮在水面,时而被微风一吹便消失,仿佛不曾有过似的?

不,凭我的宗教起誓,生命的本质就是生命。生命的起始不在子宫,它的终点也不再坟墓。这些岁月只不过是无始无终永恒生命的一瞬间。今世年龄及其一切,只不过是被我们称为可怕死亡的苏醒旁边的一个梦。那的确是一个梦,但我们在梦中的所见所为将与主同在。苍穹可容下发自我们心中的每一丝微笑和每一声叹息,并且保存源于爱的每一吻的回音。天使数着痛苦从我们眼角里滴出的每一颗泪珠,又把我们情感中的欣喜创作的每一首歌送到遨游在无边无际天空中的灵魂耳里。

在未来的世界中,我们将看到情感的所有起伏和我们心灵的所有震动;在那里,我们将领悟我们神格的本质;而现在,我们为失望因素所推动还在蔑视那种神格。

被我们今天称为弱点的迷误,明天将显示为人生完整锁链中必不可缺的一个环节。

我们现在不报偿的辛劳,将和我们一起生存下去,并将宣扬我们的光荣。我们承受的灾难,将成为我们来日的桂冠。


但愿我有一千只杯子,日夜为我将之酌满甘露,让我痛饮,干渴不解;我求日夜一再酌满,痛饮不止,依旧干渴不解!

但愿我有一千只杯子,取代那只充满个人主义的饮料;正是那杯东西,我仅仅呷了一口,就醉眠了整整一个月!

但愿我的饥饿盖过一千名饥饿者,出席春夏秋冬设下的一千次宴会,贪婪地吞食种种美味,然而我仍然饥饿难忍!

但愿我有一千副饥饿的五脏六腑,取代我这副刚刚出生就填饱了的脏腑!

但愿我有一千只耳朵,倾听这醒着的夜莺和鸟乙鸟为我唱的歌;但愿我用被监牢的寂静奴役千年的喧哗回报甜美的乐声!

但愿我有一千只耳朵,替代这只永远聆听海浪和风波轮流吟唱的挽歌的耳朵!

但愿我有一千只眼睛,观看存在展示给我的奇妙景物;但愿我总是向往眼见不到的存在的秘密!

但愿我有一千只眼睛,取代仅能看见闪烁在远处地平线上被狂风压倒的微弱亮光的一只眼睛!

但愿我有一千个躯体,穿上一千个清晨和一千个夜晚赠予我的一千袭锦袍;但愿我在那之后羞于赤身裸体站在夜色和清晨的面前求乞!

但愿我有一千个躯体,取代因恐惧而穿起用雾霭织成的外衣的那个躯体!

生命多么慷慨,大地何其大方!

可是,我是多么无力取拿、接纳!

面对着每日每时的馈赠,我是如此视而不见!

我是多么迷恋这个有限的小小自我!

它只是一个分子,却把自己看成无边无底的大世界!

这是颗果核,只顾自己的硬壳,忽视了目中的完美!

这是颗柔嫩的幼苗,春天将之从沉睡中唤醒,夏天将之举起,放在自己的双肩上;但它却认为苏醒是自己的一种特质,高高在上是它的一种品性!

生命的面具是比生命更深刻的奥秘的面具。


生命是一支队伍。脚步慢的人认为队伍行进太快,于是落伍了。脚步快的人认为队伍行进太慢,于是他离开了队伍。


我爱自由胜过爱一切。因为我发现自由是位姑娘,孤独已使她精疲力竭,幽居已使她憔悴不堪,简直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幻影,穿行在住宅之间,站在街口,大声向过路人求救,但谁也听不见她的喊声,更没有人回头看她一眼。

在过去的二十五年中,我像爱所有人一样爱过幸福。我每天醒来,像人们一样寻求幸福,但在他们的路上从未找到幸福。当我独自寻觅幸福之时,我听到我的心灵对我悄悄耳语:“幸福是位少女,生活在心的深处;那心宽广无比,你难以走到那里。”我打开心想看一看幸福,发现那里只有她的镜子、床铺和衣服,却未见到少女幸福。


 
评论

© 北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