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开始不觉得老天,谁谁欠着你什么的时候。

当你开始发觉每次获得都很感恩的时候。

是啊,每个人都在世上喘着最后一口气,呼吸着稀薄的氧气祈祷。

那,何不感谢着一切,从一些小事开始,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论人性

当你向往着无名恩赐,又不知何故而悲伤时,你便与生长着的万物一道成长,高升直向你的“大我”

你不过是你的“大我”的一个碎片,一张求面包的嘴,一只盲目的、为干渴之口举起杯子的手。

我们渴望而未得到的东西,总比我们已经得到的东西宝贵。

你不能超越自己对人的了解去判断任何人,而你对人的了解又是那样肤浅。

你的另一个自我常为你而惆怅。但是,你的自我在惆怅中成长。那么,也就没有任何妨害了。

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他已经取得的成就,而在于他希望获得的成就。

在人的心灵之外,在没有深渊。心灵就是呼唤自我的深渊;除此,别无声音在说话,也没有别的耳朵在倾听。

只有弱者才思报仇雪恨。心灵上的强...

论祈祷

一个女祭司说:请给我们谈谈祈祷吧。

穆斯塔法答道:你们在悲伤或需要时祈祷。但愿你们在心里充满欢乐和日子宽裕时也祈祷。

假若你们发现向太空吐露心中的黯然之处是一种慰藉,

那么,你们倾吐心中的灿烂晨光也会感到是一种快乐。 

当你们的灵魂要你们祈祷时,你们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尽管你们哭个不住,灵魂还是催促你们再次祈祷,直到你们眉开眼笑。

就让你对冥冥中神殿的朝拜,成为微微陶醉、甜蜜柔美的聚会吧!           

因为你进神殿只是求乞,那将一无所获; ...

论灵魂

灵魂之光是一起纯美与高尚的源泉。

即使是最高尚的灵魂,也摆脱不掉肉体的需要。

除了在那些灵魂酣睡、躯体失调的人们的思维里,灵魂与躯体之间是没有斗争的。

众神之主从自身分离出一颗灵魂,且在其中创造了美。


我的心曾忧伤过七次: 

第一次是当它想通过卑贱之路获得升腾时; 

第二次是当它在瘫痪者面前跛足而行时; 

第三次是当它在难易间进行选择而选择了易时; 

第四次是当它犯了错误却因别人的错误而自慰时; 

第五次是当它软弱地忍耐且把这忍耐说成是强大时; 

第六次是当它面对生活的泥潭而卷起尾巴认输时; 

第七次是当它站在上帝面...

论生命

难道人就是这样,像大海的泡沫,时而浮在水面,时而浮在水面,时而被微风一吹便消失,仿佛不曾有过似的?

不,凭我的宗教起誓,生命的本质就是生命。生命的起始不在子宫,它的终点也不再坟墓。这些岁月只不过是无始无终永恒生命的一瞬间。今世年龄及其一切,只不过是被我们称为可怕死亡的苏醒旁边的一个梦。那的确是一个梦,但我们在梦中的所见所为将与主同在。苍穹可容下发自我们心中的每一丝微笑和每一声叹息,并且保存源于爱的每一吻的回音。天使数着痛苦从我们眼角里滴出的每一颗泪珠,又把我们情感中的欣喜创作的每一首歌送到遨游在无边无际天空中的灵魂耳里。

在未来的世界中,我们将看到情感的所有起伏和我们心灵的所有震...

论生活

生活并非舒适欢娱,生活是理想与向往。

“亲爱的,清晨已经到来,白日的沉重手掌已在堆积起的房舍上伸开。窗帘已经取去,门扇也已开启,露出来的是一张张愁苦的脸和无精打采的眼。不幸的人们走向工厂,而在他们的体躯里,死神就栖息在生命旁边。他们的愁容上满是失望和恐惧的阴影,仿佛他们是被强拉向殊死决斗的战场。看哪,大街上挤满贪得无厌之辈,天空中充满铁器响声、车轮轰隆和汽笛长鸣。整个城市变成了战场,弱肉强食,富贵不仁,强占可怜穷人的劳动成果。”

“亲爱的,这里的生活多么美好!它就像诗人之心,充满了光明和温柔。”

“亲爱的,此间的生活多么残酷!它就像罪犯的心,充满了邪恶与恐怖。”

没有爱的生活...

论幸福

我的心对爱娘说:”爱娘,满足在哪里?我听说它和你们在一起住在这个地方。“爱娘说:”满足走了,躲到城里那个贪欲集聚的地方去了。我们不需要它。幸福不求满足,幸福是追求拥抱的一种向往。幸福是一种安慰,与之相伴的是遗忘。永恒的心灵永不满足,因为他追求完美,而完美是没有止境的。“

壮美说:”人心呐,女人就是你呀;你怎样,她就怎样。女人就是我;我到哪里,她就到哪里。女人就像未经愚昧之辈扭曲的宗教;女人就像乌云未遮得圆月;女人就像没有被腐败气息纠缠的微风。“

我的心走近壮美与爱娘的女儿智慧,说道:”把智慧给我,让我把她带到人间去吧!“爱娘回答道:”你要说,她就是幸福:始于心灵最神圣的圣地,而非...

“是的,我爱你们所有的人,不论君王还是平民,也不论患病者还是健康人。我爱你们当中夜里寻路之人,也爱那些白日起舞于山冈上的人。”

“强者啊,我爱你,虽然你那铁蹄的痕迹依然印在我的肉体上。

弱者啊,我爱你,尽管你怠慢了我的信仰,荒废了我的耐心。

富人啊,我爱你,纵然你的蜜糖到了我的嘴里就变成了苦瓜汁。

穷人啊,我爱你,虽则你已晓得我两手空空,一贫如洗。

诗人啊,我爱你,虽然你一味模仿,借来邻居的吉他,用自己的断指弹奏,我仍爱你的慷慨与厚道。

学者啊,我爱你,虽然你在瘦弱的陶工田地里采集腐烂的殓衣,耗尽了平生精力。

牧师啊,我爱你,因为你坐在昨日的寂静中探问明天的运气。

拜神者,我爱...

1 / 5

© 北归 | Powered by LOFTER